你知道我环游世界几次才把钱花完吗:《台北物语》
分类:O时生活

你知道我环游世界几次才把钱花完吗:《台北物语》

  我对烂片容忍度极低,电视最多给三分钟就转台,过去在戏院也曾好几次直接走人;当然看电影是很主观的事,对于好片烂片,这几年也比较不愿意随便妄下断语。然而有一种影片一直都是最吸引我,就是评价很两极化的那种。

  在《台北物语》上映一个月后,终于有时间亲自去戏院见证了。它根本、一点都不烂,每一分钟都让我充满期待。照理说电影上映了一个月,该破的梗都被破光了,但在正式观影时我竟然还是时不时笑到流泪,因为它实在太荒谬了,你也永远无法预期那些台词会出现在什幺地方。

  奇怪的是,许多人常以「拍不好」来否定一部电影,却往往很能包容「拍得好」但故事烂的东西。就「技术上」而言,你当然可以说《台北物语》是一部粗糙的影片,甚至比学生製片的品质还要差;然而它也绝非烂片,至少它具备了一个非常重要且根本、也是现今台湾电影最欠缺的元素,就是它有一个非常好的剧本。影片有好几个地方值得提出来讚扬,地方妈妈再没时间也强迫自己一一列出;还没看过电影的人不用担心被暴雷,因为这部片带给你的惊喜,远比你所能想像的还要多更多。

  《台北物语》成功拍出了一种极致的、难以言说的「荒谬感」。导演用了八位各具代表性的人物勾勒出一幅都市社会群像:有貌合神离却在事业上离不开彼此的夫妻、有帮议员拚事业兼搏感情的小三、有靠关係走后门的弟弟、有唯利是图的圆滑商人、有趁火打劫的正直小偷、有开口闭口都是钱的寡妇、有对婚姻迷惘于是和同病相怜的女同事相濡以沫的小王。整部片就是一场尔虞我诈的生存游戏,社会上层谋利益,下层也想分一杯羹,一个晚上的一场车祸把所有看似不相关的人凑在一起,没有一个角色是绝对的弱势,没有绝对的善人或恶人,因为在这座城市生活,每个人自然会找到自己的利益规则。

你知道我环游世界几次才把钱花完吗:《台北物语》

  《台北物语》最精彩的就是最后那场餐桌戏。八个角色轮流戳穿另一个角色不为人知的秘密,每个人都是被害者,却也是变相的加害者,导演层层堆叠地营造出紧张又不失幽默的矛盾氛围,张力简直媲美近期看过最厉害餐桌戏的《完美陌生人》(Perfect Strangers)。

  《台北物语》最难能可贵的,是它赤裸裸地呈现了台北人的无情和虚假,控诉了成人世界的腐败,最厉害的是,它拍出了那种每个人成天看似陀螺般忙碌打转但内心却很空洞的「废」;任何冲突和伤害来得快,忘得也快,不论发生了什幺不公不义、令人怒不可遏或伤心欲绝的事,没过一会儿就可以约个轻鬆的下午茶。柯议员最后对和邱耀东切割的郭再兴说的那句「好!没有就好!」,简直是画龙点睛的神台词,那些摊在阳光底下大家再清楚不过的骯髒事,没有当然最好,有的话我也会装作没看到。

  所有人离开别墅后乘车下山,只见车内部而不见任何角色的画外音交谈,其实非常杨德昌。一场每个人一开始看似无伤大雅的利益追逐,最后演变成人性的猜疑,各角色之间原本就已薄弱的信赖可说是蕩然无存。然而生活还是得继续,这场游戏也很难说停就停。

  《台北物语》的结构看似任性无章法,实则乱中有序。爷爷的出差和回家不仅首尾呼应,老农夫和小孩在城市近郊一面种田一面批判着富人,也做了非常漂亮的关门。整部片亦有诸多的神来一笔,别墅的吊扇、激情晃动的红酒杯、会叫的大麦町陶瓷狗及恼人的电话语音......等,种种看似无意义的物件和过场,都有其暗藏玄机的功能性,导演亦藉此嘲讽了资本主义和布尔乔亚阶级一番。

  虽然《台北物语》是设定在一天一夜里所发生的故事,但在观影过程中,时间感其实是模糊的,彷彿只经过了一天、又好像不只一天,观众也无从得知爷爷究竟是「出差」了几天后才回来。影片中间一度有三位之前没出现过的女子一同坐在沙发上,彼此争论谁的手錶或手机时间才是最準确的,这看似天外飞来一笔的安排,其实别有用心地告诉观众:一件事情在每个人看来感受与观点不尽相同,就好像这三人说的都是「时间」,没有对错,而这也巧妙地扣合了本片的精神,也就是「荒谬」。

  总结,《台北物语》是一部一定要进戏院看的电影。活到现在,进戏院看过的电影也算不少,却从来没有一部片,是让我从头到尾和全场一起大力拍手加疯狂大笑的,我完全可以理解为什幺它会演到加场还完售、演到小厅换大厅、演到一厅变三厅,也可以理解为什幺那幺多朋友会二刷三刷甚至四刷,因为每看一次它就是一部全新的作品。《台北物语》可以说是一场电影和观看者之间的互动式体验,它会让你走出影厅后觉得和同场观众有了感情,它会让你找回看电影的初心。

电影资讯

《台北物语》(Story of Taipei)-黄英雄,2017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