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基本收入究竟有什幺帮助?
分类:W生活邦

全民基本收入究竟有什幺帮助?

  现代经济的複杂性意味着「经济保障政策」是国家能执行的重大决策之一。事实上,美国历年规模最大也最持久的经济保障政策是经济大萧条时期罗斯福新政所签署的《社会保障法案》。宽鬆的资本主义形成了繁荣与萧条的週期循环,这种循环在萧条时期(比如三O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和过去十年的经济大衰退)威胁着穷人的生计与生命。因此,国家必须制定规模庞大的政策干预措施,为社会最底层的人民提供救急救命的「保障机制」。

  藉由实施特定政策,美国经济在2018年的表现强劲。然而,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联邦政府为挽救经济接连签署《经济稳定紧急法案》和《减税与就业法案》将公共财产转移到0.1%富人的口袋里,收入的停滞不前则导致经济需求的整体下降。试想十亿美元把持在个人手中,只会让追求低利率低风险的投资行为增加,但如果重新分配到一千万个中产和劳工家庭手中,十亿美元就能变成购买食品、杂货、装潢房屋和其他刺激经济的民生必需消费。而提高富人所得税也能为新政策提供资金预算,有助于减少收入不平等的现象。但是,财富重新分配的最佳方式又是什幺?

  单一支付者医疗保险(single-payer healthcare)的支持者主张将现存政策扩大至所有群体,即所谓的「全民医疗保险」(Medicare for All)。儘管这在美国未能引起广泛迴响,但不分政治派别的知识份子们现在开始思考「全民基本收入」的好处,以解决贫困与收入不平等的问题。其他国家在这方面採取过类似措施:2003年巴西实施「家庭津贴」(Bolsa Família)政策,一种有条件对贫穷家庭发放福利金的计画。而加拿大安大略省和芬兰实施的全民基本收入试验,最近则因政治斗争宣告结束。

  虽然社会福利政策往往是由左派推动,但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和伊隆‧马斯克(Elon Musk)等自由主义的科技富豪也发声支持全民基本收入的计划,以解决自动化科技取代人类工作的正当性。右派则抱怨给人民「不劳而获」的收入并不公平,并批评全民基本收入会威胁劳工权利和现阶段拥有的福利政策。他们认为解决方案不仅要改善收入平等,还包括改善整体就业市场的供需与公平性。

全民基本收入究竟有什幺帮助?

  直接给钱援助穷人的概念并不新鲜,最典型的例子是十九世纪初英国实施的斯宾翰连食品救助系统,目的是帮助那些在拿破仑战争期间因为通货膨胀而买不起麵包的贫民。美国的福利政策从三O年代不断扩展至六O年代的「向贫穷宣战」(War on Poverty),但自此之后保守派便强力反对直接拨款的方式。近代对全民基本收入的争论可追溯至冷战结束前后,当时自由资本主义清除了意识形态上的竞争对手,便开始寻找其他巩固其地位的做法。

  全民基本收入的支持者经常引用菲利普‧范‧帕里斯(Philippe Van Parijs)于1991年提出的着名理论:无条件给予所有人一份基本收入。他认为拥有集体资源的社会有义务养活和供应每个人最基本的生活需求,并给予无业者最低限度的收入。此外,与拥有高薪工作的人相比,无业者对集体资源的需求也较低。

  他还强调不同的工作条件实际上是结构性的不平等,而非竞争的自然结果。一些工作的素质更高薪水也更高,而拥有这些工作的人正向社会索取特权般的「雇用租金」。向劳动者徵税并支付所有人基本收入的理论,不仅是为了解决机会不平等的问题,还包括让受助者从事他们想做的工作,这些工作可能薪水低但可以使整个社会产生更多正面影响,如艺术或教育工作。范‧帕里斯理论的终极目标是对整个社会实现真正的自由。

全民基本收入究竟有什幺帮助?

  当然,他的观点也招来各式各样的批评。但范‧帕里斯认为,全民基本收入可以让女性与少数群体不至于太贫穷,并将富有白人男性(白人男性是美国拥有最多高薪工作的群体)的财富重新分配给女性和少数群体。

  经济学家艾尔萨‧麦凯(Ailsa McKay)则提醒人们应该谨慎思考这种福利计划对社会角色产生的影响。虽然基本收入最终为传统女性无薪付出的情感和家庭劳动提供补偿,但它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反效果,反而加深某些工作是女性领域的刻板印象。不过麦凯也承认,藉由消除已婚夫妻部分的经济压力,并鼓励他们追求个人事业,基本收入或许能反转和改善女性过去在劳动领域的不平等地位。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现实世界的人口是由公民与非公民组成的综合体──尤其像美国这样的大型经济体,至少拥有1400万合法居留的外国人,以及数百万的非法移民劳工。挪威学者在研究挪威公民对全民基本收入政策的态度发现,如果提出非公民的移民也有资格享受这项福利时,他们对政策的敌意会大大增加。虽然公民的反对意见能够克服,但学者担心这种政策可能造成新移民族群远离劳动市场,从而加剧他们在社会上的孤立。

全民基本收入究竟有什幺帮助?

  因此,除了全民基本收入近年还有学者提出「基本就业保障」,它或许是另一种能抵消负面社会影响的备选方案。社会上有很多具有价值的公共服务,从环境管理、教育乃至基础设施建设,而这些工作也是私人市场不常提供的部分。2018年罗素塞奇基金会(Russell Sage Foundation)邀请专家学者的撰文表明,解决长期贫困问题的办法是在政府保障的基础下创造充分的就业机会。他们提议设立机构将失业者与工作连结,除了医疗保险和退休福利以外,每小时的最低工资为12美元。

  他们相信就业保障计划具有许多好处,不但为所有人提供不至于陷入贫穷的工作机会,还能促进全国雇主提高薪水以维持劳动市场的竞争力。对基础建设再次进行投资,不但为劳工阶层和中产阶级提供强大的消费动力刺激经济,对于小型雇主来说也具有益处而非威胁。透过提供有价值的服务和经济交流,基本就业保障比单纯执行全民基本收入带来的通货膨胀也来得更少。

  无论是全民基本收入或全民就业保障,最重要的是它们对多数人有益(特别是女性和少数群体),并提供社会团结的力量和个人就业的尊严。当然,优点也可能被视为缺点,因为有些人并不希望活在一个财富能重新分配的世界。

参考报导:Jstor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