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参与25年前长荣工会抗争 王醒之:资方恫吓手法还是没变
分类:新闻动态

长荣空服员罢工迈入第六天。   图 : 张良一/ 摄

长荣空服员罢工迈入第六天,资方态度仍强硬,对此,知名乡土作家王拓之子、基隆市议员王醒之有感而发地在脸书回忆,25年前他曾参与的长荣重工中坜厂工会抗争的现场,初入社会的他顿时被罢工抗争的景象,以及当时领导抗争的顾问李易昆声嘶力竭的哭喊所震慑,为此,他回家后还与父亲王拓大吵了一架,因王拓也是长荣创办人张荣发的朋友,如今面对长荣空服员的罢工,王醒之感叹,四分之一个世纪过去,资方对工会罢工提告、求偿损失的恫吓手法还是没变。

王醒之在脸书贴文忆起1994年,他还是阳春雪白的大学生,刚从心理系毕业,暑假就和学姊以实习生的身分踩进长荣重工中坜厂工会抗争的现场,跟着当时领导打关厂抗争、集体解雇的两个顾问李易昆、庄妙慈夫妻学习,当时的他準备在两个月后进入基隆市的伟联运输工会担任会务秘书。

王醒之表示,那个时候,长荣集团已经成立了四分之一个世纪,素有「零工会union free」的恶名昭彰,只要传闻集团中哪里有筹组工会的风声,就一律以解僱打压。从「长荣运输」到「长荣重工」都是如此。

王醒之回忆当年实习令他印象最深刻的一个画面,是李易昆率领约60多名会员到长荣集团(南崁长荣国际航空公司)丢鸡蛋的行动,那一次的抗争行动几乎完全被警察摧毁,工会会员们才在总公司门口集结喊口号,警察们就无预警地冲进群众中,将整篮的鸡蛋一脚脚在他眼前踩破或打翻,抗议成员阻止不成,混乱中只抢救出少数本来该丢向资方的鸡蛋;结果揣在手上,砸也不是、留也不是。

王醒之说,全台湾都知道李登辉和张荣发在政经上互为闺密,两人呼风唤雨。李易昆当时面对着警察毫不犹豫地选择站在长荣那端,甚至直接化身为长荣集团的「私人保全」,他是几近癫狂地对着天空哭叫,连声音都嘶哑了,王醒之表示,自己也被他的情绪震动红了眼眶,这时他才体悟到国家机器的作用,原来官、资可以这样合作,为此,他回家后与父亲大吵了一架。因为,当年他的父亲也是张荣发的朋友。

王醒之将时光拉回到现在,距离当时长荣罢工过了四分之一个世纪,工会法、工会组织型态已与过去不同,劳资间各自使用的方法也日新月异,但资方对工会罢工提告、求偿损失的恫吓手法还是没变,原因为何?他认为,劳方始终在劳资关係中处于弱势,儘管现在社会比过去多了一点点同情、劳工比过去多了一点点认识,但劳资不对等的关係对待在台湾从来没有改变过。「罢工」就是劳工端着饭碗谈判,因为,如果还有一点点可以吞忍的空间,不会有劳工想要罢工的。

他指出,取得「合法罢工权」必须经过的法律门槛本来就像「过五关」:首先必须由工会大会表决通过,送主管机关进行「调整事项」的「劳资争议调解」,调解会议调解不成后,还要经过工会会员「罢工投票」,过半数会员同意才能行使罢工权。换句话说,从申请调解到正式罢工,一直都有预告罢工的效果。一直不断在告诉资方,劳工已经退无可退。

王醒之认为,只要是内行人都知道,真正困难的还不是取得合法罢工权、拒绝提供劳务而已,真正困难的是劳工在既存的权力关係中不但能直视资方代理人,并且带着恐惧继续镇守在罢工线上。他叹道,长荣这个大集团或许还会再维持半个世纪,但他宁可相信这个社会有更多的人会希望自己的下一代或下下一代是个拥有劳动尊严的受雇者。

王醒之感叹,四分之一个世纪过去,资方对工会罢工提告、求偿损失的恫吓手法还是没变长荣空服员罢工迈入第六天,资方态度仍强硬,对此,知名乡土作家王拓之子、基隆市议员王醒之有感而发地在脸书回忆25年前他曾参与的长荣重工中坜厂工会抗争的现场,初入社会的他顿时被罢工抗争的景象,以及当时领导抗争的顾问李易昆声嘶力竭的哭喊所震慑 知名乡土作家王拓之子、基隆市议员王醒之有感而发地在脸书回忆,25年前他曾参与的长荣重工中坜厂工会抗争的现场,初入社会的他顿时被罢工抗争的景象所震慑。   图 : 翻摄自王醒之脸书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